AnKeer

咔酱酱小迷妹(/≧ω\)
这是一条想要写文却总在画画的废鱼
(想报大佬大腿学画画,(快来救救孩子吧QAQ))

【胜出】小火车 污污污 番外1



听达拉崩吧出现的脑梗

不用看前面也能看 是he

巨龙咔 勇士久

感觉说是搞笑,一些情节我感觉用搞怪更准确些,受不了搞怪的同学...你也瞅瞅?

————————

绿谷眼神有些空洞的看着前方,他能感觉到他的神智正在逐渐与肉体剥离,不断涌上的快感似要将他吞噬...

绿谷眼眶中不自觉蓄满了泪水,下一秒便在身后男人又一次凶狠的撞击中落了下来。

一根根骨头破开皮肉,从他的脊柱上长出来,沸腾的血液让他无法自由控制自己的形态,他身后的男人并没有因为绿谷异于常人的外形所顾忌,反而更加兴奋起来。

不幸躺在绿谷手边的金杯被绿谷紧紧捏在手中,一个用力,就变成了一坨畸形的金块......

————

那座古老华丽的城堡位于蒙达鲁克琉斯博古比奇巴勒城的中央,由于历史的残缺,没有人知道这座城堡何时建起,那里世代生活着这个王国的统治者和他的家人。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城堡中的王子迎来了他18岁的生日,国王下令举国欢庆,全国人民都可以来参加这场盛大的宴会。

就在人们恭贺王子诞辰,感叹着城堡的华丽时,巨变发生了。

城堡外围的坚固城墙被一个锋利的爪子摧毁,惊天怒啸冲散了城堡中的热闹,人们全部慌乱了起来,围在王子身边讨好的佳丽也都惊慌失措的四散逃离。

那是存在于传说中的生物,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它会突然出现,人们只知道一件事就够了,它带来的灾难,够夺走他们的生命。

轰平静地站在举行聚会的花园中,面对那样的怪兽,平时寸步不离口口声声说着为他赴死的侍卫不见踪影,他的父皇和母后大概也逃到什么地方去了吧...

很奇怪,那个巨大的怪物摧毁了城墙吓跑了宴会上的人之后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好像是对现在的情况有些懵,他从天空落下来,庞大的身躯卷起气流。

轰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外飞去,就在他以为他要被摔死的时候,一个巨大的爪子接住了他。

他被平安的放到了地上。

“你是龙吗?”轰空面无表情的看着凑到他跟前的巨大脑袋,他的身体还没有他一个指甲大,以至于那个大脑袋跟他对视时有些对眼。

那条龙通体漆黑,保养极好的鳞片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明亮又不刺眼的光芒媚紫色的眼睛看起来温和无害,与他的外形造成剧烈的反差。

龙眨了下眼睛,缓解对眼的眩晕,脑袋与轰隔开一段距离,从鼻孔喷出一阵龙息,竟将那一片草地变成黑焦的样子,随之响起的是一个少年的声音:“那些人...为什么都跑了?”

————

“绿谷少年!”大陆第一勇者,欧鲁迈特很正常的从正门走入,房间里是刚洗完澡正在擦头发的绿谷。

“诶?又有任务了吗,欧鲁迈特。”

欧鲁迈特屈指弹了弹手上的任务资料,脸上挂着朗爽的微笑,道:“没错!不过这次是邻国那边的任务,非常有趣哦,是讨伐巨龙诶!”

“什么?龙?”绿谷震惊之下手上的毛巾掉在地上也没发现。

“是啊...没想到龙竟然出现了,那些人类一定都吓坏了吧,毕竟魔界已经从他们的历史上被抹除了,但是!这对你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你可以光明正大的寻找魔界的入口。”欧鲁迈特对着绿谷竖起了鼓励的大拇指。

听到这里,绿谷眼睛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握着拳头说道:“是!我会加油的!”

————

小黑龙大闹王子的庆生宴之后就直接带走了王子,穿过魔界与人界的封印,回到巢穴叽叽喳喳的吵醒了在宝藏堆砌的小山中睡得正香的一条浑身金灿灿的巨龙。

“吵死了!垃圾!你要是耽误了本大爷的蜕变,老子绝对吃了你!”

那条黄金巨龙的脊背上有六个诡异的凸起,是皮肉的颜色,看起来是什么东西正在生长着,此时他正愤怒的瞪着一片赤红的龙眼,尖锐整齐的牙齿随时威胁着小黑龙的怂命。

小黑龙整条龙身都抖了一下,把声音降低了∞个度,才说道:“哥...对不起,不过你看!我去人界找了个朋友!”说着,把龙爪中的轰放到了地上,小小的人类瞬间与过于宽阔的龙巢形成强烈的对比。

“人类?你去人界了!?”黄金巨龙一下子从宝藏山上跳下来,暴躁的甩着尾巴,爪子按在了小黑龙的脖子上,把他压在地上不能动。

“怎,怎,怎么了??”小黑龙吓得一动不敢动,就怕脖子下一秒就被这条暴龙踩断。

“其,其他龙跟我说巨龙都是找人类当朋友的...所以......我找了一个月才找到人界的封印的。”

爆豪沉默了一会,挪开了锋利的爪子,回到宝藏山上趴好,低沉的声音懒洋洋的:“既然你已经做了,我说再多也没用,反正人类也整不出什么幺蛾子,而且,这是个雄性人类,你个废物,还有,以后不许跟那些龙一起。”

“诶?!!!雄性?我感觉人类都长得一样啊...但是,这跟那些龙有什么关系..."

“蠢货!你以为魔界和人界为什么要隔开,这个人类既然已经来到了魔界,就不能再回去了,你负责把他安置好,养着杀了随便。”说完,黄金巨龙又一次陷入沉睡。

————

绿谷快马加鞭赶到蒙达鲁克琉思博古比奇巴勒城,经过层层通报,绿谷来到了安德瓦国王面前,说道:“尊敬的国王陛下,我要接这个讨伐巨龙的任务,我会带着欧鲁迈特最新周边圣光剑前往,无论多高的山多深的森林,我一定会克服困难,带回王子殿下的。”

安德瓦一听,仰天大笑十分钟,笑完带着合不上的下巴,和蔼道:“好好好,我信任你,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绿谷想着大陆的人都知道绿谷出久是第一勇士的继承人,绝对不能轻易泄露,要不然又要有一堆麻烦事。

“我叫deku!”

“什么?绿谷出久?”安德瓦一脸震惊。

绿谷面上毫无波澜,内心就像喷发的火山,他他他他怎么知道的!!听错了?不可能吧,差那么多,再说一次试试看...

这样想着,绿谷扬起笑脸,道:“不是,我叫deku!”

“什么!?欧鲁迈特!”安德瓦震惊的眉毛都掉了。

绿谷:???



“是deku......”

“哦哦,原来是绿谷废久啊,哈哈哈,跟那位绿谷出久的名字真像啊,年纪大了,耳朵不太好使,少年你不太太介意。”

绿谷:“......行吧。”

————

为了能让勇士尽快把王子救回来,国王赠与绿谷一匹白色的骏马,并一脸骄傲的说这是大陆上最快的马,原本是作为王子的生日礼物准备送给轰的,不过显然把轰救回来更加重要。

绿谷手里拿着欧鲁迈特画的超简易地图,驱使胯下骏马向着正在升起旭日的东方前进。

大陆最东,是一片海,海的前面是一片不小的森林,欧鲁迈特说他被送到人界的时候睡着了,并没有看到两界的通道在哪,一睁眼就是在海边......

绿谷忍不住叹了口气,摸了摸正在河边喝水的骏马,他已经连续赶路三个月了,虽然身体强壮了不少,但还是忍不住怀念正常的生活,不过,他一定要去到魔界......

绿谷牵着马在森林里行走,由于是没有任何记录的森林,所以他不得不更加谨慎,用双腿前进以防危机突然降临。

一天过去了,绿谷也不知道他在森林的哪个位置,不过根据指南针所指,他走的是直线。

“这里真的好大啊......”绿谷啃着野果,一脸菜色,这个鬼深林连个动物都没有,真是奇怪...

“呵呵呵,这就是个小森林,只不过是你一直在绕圈罢了。”

“怎么会,我一路都有做标...你是谁!”下意识反驳着,绿谷突然反应过来,这里不应该有人能回话的。

一个身形佝偻的老太太从树后走出来,眼睛是笑眯眯的,说道:“年轻人你不要怕,我就是个看林子的老太婆罢了。”

绿谷并没有放松警惕,拉远距离,戒备着老太太的动作。

老太太叹了口气,背着手转身,道:“我知道你不信任我,但是没有我,你这辈子也走不出这片森林。”

说完,老太太直接向着绿谷来时的方向走去。

绿谷思考了一会,就抬脚跟上老太太,白色的骏马温顺的跟在他身后。

跟着老太太走了不过百米,竟然看到一座小木屋,绿谷刚要回头看看刚才的方向,就听到老太太说:“不要回头!”

“诶?为什么..."

小木屋并没有锁,老太太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看绿谷只是停在门口,无奈的说道:“这座森林,必须要全神贯注的看着前面的路才能到达目的地,只要有一丝放松就会被这里的魔力转到另一个地点,当然,你不可能会注意到。”

绿谷站在门口想了一会,就抬脚走进了小木屋,小木屋里非常简洁,只有一些生活必需品,老太太正坐在织布机前编织着一条深蓝色的布匹。

“年轻人,你能帮老婆子把这件衣服补一补吗。”老太太放下手上的动作,拿起一块破烂的灰色碎布,递到绿谷手上,并在桌子上放好了针线。

绿谷:......怎么跟游戏里的npc似的。

绿谷认命的拿起那块几乎看不出原样的“衣服”,开始做起他从未做过的缝纫。

只是走出森林的话,根本没有意义,这个老太太一定知道更多的东西...这样想着,正做缝补工作的手就不可避免的被扎了一下......等绿谷把手上的衣服缝的差不多能看得出是个衣服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

他的手上只有一开始被扎了许多伤口,后来不再想其它事情,就很少受伤了。(无数伤痕见证,他慢慢升级)

绿谷揉了揉疲劳的眼睛,又伸了个懒腰,突然发现在织布机前的老太太不见了。

全身的肌肉瞬间警惕起来,眼睛环顾四周,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像是在计算着绿谷缝好衣服的时间,老太太在这时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粥,道“年轻人,累了吧,快喝点粥。”

绿谷看着碗里绿油油的不明物体,一脸不忍直视的别开了脑袋,试探性的问道:“您知道...魔界吗?“

老太太眯起本就变成一条缝的眼睛,看了下绿谷此时没有任何伤痕的手,道:“你果然不是人类啊。”

“您不也不是人类吗。”虽是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他看过了,这个小木屋并没有厨房或者食物,外面也没有能做饭的东西,光靠着森林里的果子,人类不可能活得下来。

老太太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只是另问:“你为什么要去魔界?”

绿谷一听,拿出口袋里的皮纸递给老太太,道:“魔界的龙带走了王国的王子,我是受陛下之命前去救回王子殿下的。”

老太太看着皮纸上的告示,表情沉了沉,道:“巨龙族啊...真是让人羡慕呢。”

接下来老太太似是陷入回忆,讲述了欧鲁迈特没跟他说过的事情。

很久很久以前,魔界和人界没有分开,巨龙族的幼崽成年的时候会有一段时间用来生长翅膀,成年之后就会展示自己华丽的翅膀寻找伴侣,但是由于巨龙族的繁衍能力低下,一千年也不会有个新的生命,于是他们看上了非常弱小,却越来越多的人类。

抱着试试的心态,一条巨龙变成人形与人类交配,很快的,那个人类怀孕了,生下了完美继承巨龙族血脉的幼崽,但是由于巨龙幼崽是兽形,人类的身体无法承受尖尖的爪子和坚硬的龙鳞,那个人类生下幼崽后就死去了。

前例的失败让巨龙只能找其他生物交配,巨龙的基因强且霸道,就算是不同的种族也只能生下巨龙,但是魔界的其他种族多少都会比人类强,所以生下的幼崽血脉大多变得不纯洁。

从这里,巨龙族分为两类,一类是血脉纯净的黄金巨龙,全身呈纯粹的金色,出生时没有翅膀,成年时会生出三对翅膀,蜕变时间越长,代表那条龙就越强大,另一类是血脉不纯的魔龙,出生时就带有一对肉翅,身形会比黄金巨龙小一圈,又比普通的龙族大,有的幼崽会继承到另一个种族的天赋。

后来巨龙族为了繁衍出血脉纯净又强大的后代,大肆抓捕人类进行交配,当时的蒙达鲁克琉思博古比奇巴勒城的城主受不了子民被如此虐杀,联合了魔界其他受巨龙压迫的种族,与巨龙发动了战争。

巨龙族长气愤魔界其它种族的背叛,一怒之下把魔界其它种族封印在了魔界的一小块地区,巨龙霸占了整个世界......

听到这里,绿谷忍不住出声打断:“不可能吧,那巨龙现在为什么也被封印起来了?”

“因为...巨龙触动了世界的规则...接下来发生的事,我就不能说了,它应该随着我们这些当时目睹现场的老骨头进入地下,人类做的更加彻底,直接把魔界从历史上抹去了。”

绿谷对魔界的历史并不感兴趣,他只是想去魔界...让欧鲁迈特那样的好人能回到做梦都在思念的家乡。

这是绿谷从来没跟欧鲁迈特说过的,要回魔界的目的......

绿谷最后把老太太端来的那碗粥喝了,瞬间就觉得这四个月的疲惫瞬间消散,状态从未有过的好,那应该是可以恢复体力的东西吧。

老太太站在门口,为绿谷送行,“连续缝了那么久的衣服,你应该可以保持注意力到离开森林了,记住,不要东张西望,不要回头。”

绿谷内心有所触动,话语随之脱口而出:“您为什么不在魔界生活呢,离开家乡,一定非常痛苦吧。”看着老太太孤单的身影,绿谷不由想起默默思念家乡的欧鲁迈特。

老太太还是一脸笑眯眯的,语气没有任何起伏,“魔界...比人界更加直白,遵循着残酷的自然法则,能力弱小的生物,只有灭种的结局......”

————

温柔的月光洒在绸缎般的海面上,波光粼粼中有一块明显的黑色地带。

凌晨时,封印会显出,封印在离陆地不远的海洋中,站在最高的悬崖上能够看到,与这里不同的时空区域,人界的月亮,无法照耀那里,到时只要跳进去,就能到达魔界。

绿谷站在悬崖上,任由夜风吹乱他的头发,明亮湿润的眼睛变成诡异的竖瞳,人类的耳朵变成鳍状,胳膊上长出一根根尖锐的骨头,骨头之间连接着一层薄膜。

“这绝对不是人类能接近的吧,老婆婆还真是狡猾,该庆幸我有海妖的血统吗......”看着仿佛会吃人的诡异海面,绿谷不由叹了口气,随及一个跳跃,从高高的悬崖飞速往下坠,迎接他的,是咆哮着的怪石。

绿谷挥起面对坚硬的石头看起来非常脆弱的手臂,接触到的瞬间便把石头击的粉碎,在他的身体没入海洋后,海洋仿佛活了过来,疯狂的撕咬着他的身体。

绿谷的身体被海里莫名的力量压的一动也不能动,眼看那片异空间正在渐渐消失,绿谷凶狠的张开有着尖锐牙齿的嘴,像是在怒吼,挥动手臂,上面的鳍状物破开了海水,脊背上又长出一根根骨头,刺破衣服,骨头之间快速生出一层薄膜,让他在海洋里变得更加自由。

海妖,生下来就是海洋的主宰,他们没有人鱼那样的尾巴,但是他们的腿部力量能够制造出粉碎一切海洋生物的漩涡,他们的身上生着足够张狂的外骨,骨头之间件连着一层薄膜,让他们在海洋中能够像闪电一般快速穿梭,他们没有性别,都是与人类雄性差不多的模样,但是却全部具有生育的能力,他们样貌令人惊艳,虽有着巨大的力量,身形却不会过于夸张......

此时海洋又恢复了安静温和的样子,似是被征服的战俘,不敢有丝毫动作。

绿谷赶在那一小块异空间即将消失前一刻飞快钻了进去,却没想到异空间另一端连接的是天空,绿谷一下子就懵了。

此时绿谷已经下坠了十分钟了,他收起了海妖的模样,变成普通人类的样子,一脸菜色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真是太过分了!人界的入口在海里,魔界的出口竟然在半空中!

同一时间,一条小黑龙刚睡醒午觉,正趴在他闪闪发光的小床上,细长的脖子抬高,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刚要合上,突然有个什么东西从头顶的洞口掉进来,刚好掉进他的嘴里,他还没反应过来,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直接顺着他的喉咙滑进了他的胃里......

"嗷!颗!颗颗颗!“爪子伸进嘴里扣了半天,终于把那个东西吐了出来,刚要一爪子拍下去,就发现那竟然是个人类!

小黑龙一下子变成人类的样子,身上覆盖着一层黑色的鳞片,头顶是虬结的龙角。

“哇,你好漂亮啊!”小黑龙像是发现了什么新鲜玩意,围在绿谷身边走来走去,时不时揪起绿谷的卷毛。

绿谷感觉他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在天上极限下坠十多分钟,骨头都吹麻了,又掉进了龙嘴里,还随着呕吐物和口水一起被吐了出来,此时浑身都散发着一股酸臭味。

小黑龙手里攥着绿谷柔软的头发,兴奋道:“你好啊,我叫昆特牌提琴烤蛋挞苏打马拉松,你叫什么名字?”

绿谷一脸僵硬着对小黑龙露出一个凄凉的微笑,他现在只要一张嘴,那些液体就会流进去吧...

“你刚才的冲劲真大,我差点就直接把你拉出来了。”小黑龙兴奋不减,依旧叽叽喳喳的说着。

绿谷:感情他现在的情况还不是最坏的,真的谢谢你。

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个金子堆砌的小床,上面铺着不知道什么生物的皮毛,此时轰正坐在那张小床上揉着眼睛,也许是小黑龙太过聒噪的缘故,扰了他的午觉。

绿谷看过去,眼睛瞬间就亮起来了,走进说道“是轰焦冻殿下吗,我是国王陛下派来救您回去的......”

轰看着陌生的绿谷,一脸平静的歪了歪头,道“国王?我不认识。”

“......诶?”虽然王子的画像已经被海水缴碎了,但是绿谷可以肯定的说,眼前这个人虽然头发长了些,但是其他地方跟那个轰焦冻王子长的一模一样。

“你要把他抢走吗?”小黑龙一听绿谷是来带轰离开的,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身形迅速膨胀变成龙的样子,似是在顾虑着什么,张开嘴刚要吼出来,又硬生生咽回去了,噎的小黑龙直打嗝。

绿谷迅速拔出随身携带的欧陆迈特最新周边,圣光剑,虽然是批量生产,却是一流的宝剑。

小黑龙用它庞大的身躯猥琐的演示着悄无声息一词,闭着龙嘴动作僵硬地朝绿谷挥爪子。

绿谷跳开躲避攻击,落地时因为鞋底聚集了许多小黑龙的唾液,很凄凉的摔了一跤,还不小心闪到了腰。

绿谷表情变得有些狰狞,与小黑龙打斗的间隙,看到处在角落的轰竟然打了个哈欠又躺回去了,看样子是准备继续睡觉......

绿谷有些急了,他不能一直耗在这里。

“轰殿下,您耳聋眼瞎的老父亲亲手把您的肖像交给我的,我不可能会认错,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您不愿意......”

绿谷还没说完,轰突然坐起来说:“哦,没毛病,那的确是我父亲。”

绿谷:???我是触发了什么关键词汇吗?

一个走神,绿谷便结结实实被小黑龙咬了一大口,甩了甩被咬伤的胳膊,血淋淋的大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绿谷定了定神,认真与小黑龙交战。

再怎么小心,小黑龙庞大的身躯只要一有动作,就会来带巨大的声响,物体碰撞的声音在天坑般的龙巢中阵阵回响着。

就在这时,绿谷一直以为只是一大堆金子堆积的小山突然动了动,在绿谷的角度看不到的顶端,突然展开六个金色的翅膀,一个巨大的脑袋从上面探出,虽然是龙,但是能看出他的表情很凶。

“吵死了,垃圾!”

黄金巨龙比小黑龙整整大一圈的庞大身躯伸展开来,遮住了从洞口照入的光线,强健的身躯伏在宝藏堆砌的小山上,阳光在他周身镀上一层明亮的光圈。

绿谷感觉在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神,美丽的翅膀,闪闪发光的鳞片,隐隐闪现着鎏金的赤红妖瞳,他在用他强而有力的爪子缓慢而极具威严的...拉近与他的距离.....

巨龙身形慢慢收缩,到达平地时,变成了一个拥有耀眼金发,赤色妖瞳,身上覆盖着金色鳞片的俊美青年,头上蜿蜒的龙角仿佛国王的王冠,神秘又散发着致命的吸引,身后伸展着三对金色的翅膀,像是尊贵的天使,而龙族的外形又为他增添了三分妖异。

只听他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这瞬间安静的宽阔龙巢中响起:“你拿我的话当耳旁风吗?真能折腾啊...瞧瞧我发现了什么,又一个人类!”

堕天使,此时化作人形的黄金巨龙离绿谷只有十米远,绿谷心中不由蹦出这一词,拥有着圣洁的天使羽翼,又是作为“邪恶”化身的巨龙,就像圣经中堕落的天使长,吸引着无知的人们。

小黑龙在黄金巨龙醒过来后就化为人形一动不动的蹲在地上,蜕变成功后,黄金巨龙不只是生出了华丽的翅膀,因变得更强而产生的气势压的他这种混血简直无法喘气。

巨龙直直向绿谷走来,经过假装自己是石头的小黑龙,在绿谷面前站定,赤色的眸子肆无忌惮的扫视着绿谷

“真是美丽的脸蛋,比那群没成年就开始发骚的母龙强多了。”说着,俊美妖异的青年抬手要摸上绿谷的脸颊,却在嗅到绿谷身上的酸臭味后尴尬不失优雅的缩了回去。

绿谷没有察觉到青年的动作,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闪烁着动人的光芒,绿谷有些激动地说道:“那,那个!我叫绿谷出久,能跟您交个朋友吗,您真的是太过帅气了!”

绿谷刚说完,就感觉到一束看傻逼又掺杂着看偶像的诡异目光,从背对着他的小黑龙方向传来。

青年挑了挑眉,左手托着下巴,围着绿谷转了一圈,绿谷甚至能感觉到他的目光把他横向360°加纵向360°无死角的扫了一遍

“朋友?”

“好啊...你说你叫出久?你这么臭,本大爷直接叫你臭久好了,你没意见吧。”

“诶?我,我身上的臭味洗洗就没了,我本身并不会有这种味道的。”突然想起来自己身上的恶臭,绿谷柔软的脸颊浮现两团可爱的红晕,衬着可爱的雀斑,为绿谷过于漂亮的脸蛋增添几分俏丽。

后来巨龙收起了针对小黑龙的威压,让他带着绿谷去清洗身体,在发现轰竟然还在的时候赤色的眸子闪过一抹厌恶,只听他冷哼一声,道:“妈的这个人类浑身散发着雪灵的恶心味道,你赶紧把他丢出去。

————

“轰你是雪灵吗?这么长时间我竟然没发现!我一直以诶你是个普通的人类。”出了龙巢,小黑龙又变的聒噪起来,叽叽喳喳一路。然而轰只是一脸平静的继续往前走,似乎对现在的情况习以为常。

轰的冷淡多少熄灭了一点小黑龙的热情,小黑龙一脸气鼓鼓的把炮口对准绿谷,噼里啪啦的一顿说:“你是叫绿谷出久吗,你长的真是太漂亮了,是我见过最好看的龙,哦不对,你是人。”

绿谷刚要回一个尴尬又不是礼貌的微笑(白眼)就听到小黑龙继续说道:“你脸上的雀斑怎么长的,好对称啊哈哈哈...你竟然说要跟我哥做朋友,简直太牛逼了,我哥没成年的时候一群母龙只敢躲在角落里偷窥,你知道一条龙躲在只能遮住她脑袋的石头后面,在我哥回头的时候立马缩起来,自以为藏得严严实实,那个场景有多搞笑吗,哈哈哈,我现在想起来还想笑,咦呀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咦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绿谷表情呆滞的挪到轰的旁边,问道:“魔界没有看病的地方吗?”

轰看了眼越发疯狂的小黑龙,指着旁边的小水洼,道:“我的心就如这汪碧池一般平静。”

绿谷疑惑的看着被小黑龙一脚踩散的水洼,不由开始怀疑,王子是原本就这样,还是被小黑龙传染的。

小黑龙和轰带着绿谷来到一处天然的温泉,温度有些高了,对于人类来说,不过在轰的手伸进去搅了两下之后就变成了冒着寒气的冰潭...

轰收回手,拿出手绢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绿谷说:“抱歉,不小心弄成了自己平时习惯的温度,你等一会,这个温泉会慢慢变热的。”

“啊,没关系的,谢谢了,轰殿下。”

轰点了点头,就跟小黑龙从另一条小道走远了,隐约能看到许多承载着温泉的小坑。

绿谷脱下破破烂烂勉强遮体的衣服,也不怕温度过低,直接跳进了温泉里,温泉表面冒着让人望而止步的骇人寒气,边缘地带甚至冻结成冰,不过正在慢慢消散着。

绿谷跳进水中后就没浮上来,他在水中变成海妖的形态,像野兽,像人类,细小的气泡从脑袋两侧的鳍状物后面冒出,更多的气泡则从胸前出现的两排月牙般的小洞中喷出,让绿谷在水中的身影变得朦胧。

绿谷放松身体,用最自然的姿势沉在冰凉的水中

真舒服啊,我果然是魔界的生物呢,在人界从未如此放松过......

渐渐地绿谷突然感觉身体出现一阵阵燥热的感觉,被小黑龙咬过的地方发出一阵瘙痒,也许是温泉的温度在渐渐升高,也可能是绿谷还不太熟悉海妖形态的缘故,总之绿谷并没有多想,洗好衣服后直接用巨力把衣服上的水甩掉,就像小黑龙他们的方向走去。

刚接近,就听到小黑龙聒噪的说着:“轰你能不能别把水温弄得那么低,这一片的温泉全都是连着的,我都快要感冒了!”

随后便是轰一言不发从水中脱离的声音。

绿谷走进了才发现,小黑龙变成龙形,整条龙可怜巴巴的缩在一个刚好容纳他的超大型温泉中,坚硬的鳞片摩擦着水里不知道什么东西,发出‘咯拉咯拉’的声音,大概是洗过的地方,鳞片上的光泽变得圆润。

绿谷不由脑补出了整条龙缩在只有脑袋那么大的石头后面的场景......

也许是掉马了,轰肆无忌惮的释放雪灵的能力,在一片温泉中玩的很是开心偷税。

小黑龙在把他送到龙巢口时并没有进去,而是直接把绿谷从洞口推了下去,还念念叨叨的说着:“应该快发作了吧,绿谷,不用谢我啊,嘿嘿。”

“卧槽?”绿谷出久,短暂妖生中第二次感受到半空的恶意,还是在同一天内...

————————

真的有人看到这里吗(小声)

↓这里是一个干巴巴很没意思的老柴肉QAQ,我的文笔真的好差,词汇严重匮乏,此肉虐咔预警,注意,非常的虐(滑稽)

https://shimo.im/docs/3sN6N68VTC0PeIKw/

————————

咔酱外形参考



————————

剧情就像脱肛的草泥马,我柔弱的身躯无法与之对抗,于是会出现番外的番外这种神奇的东西。。。


评论(14)

热度(68)